赶 圩

分享到:
2018年06月14日 10:23:32

□钟明山(象湖)

赶圩,是客家人特有的集会方式,以特定的农历日期为约,买卖货物、亲友相聚,尽在热闹的圩日。瑞金每个乡镇都设有圩场,有的乡镇甚至不止一个圩场。若论其繁盛,九堡圩算得一个。

九堡圩是瑞邑第一圩场,早在宋朝初年,这里就设有圩市,以方便乡邻互通有无,进行贸易往来,满足生活所需。因圩场紧靠坝溪河边,故称为坝溪圩。圩中店房鳞次栉比,街道纵横交错,计有圩尾街、寮子街、狭井街、庙前街、鳅鱼街、柴行街、新店前街等。每月的农历“二、五、八”定为圩日。每逢圩日,九堡周边的沙洲坝、云石山、万田、岗面,还有于都县沙心乡等乡镇的客商,均会前来做生意。年长月久,人口繁衍,物阜民丰,坝溪圩逐渐形成一个规模宏大的商贸集散地。

一九五八年,九堡组建了人民公社,社政府就设在坝溪大队的西关小学,其东面百米开外,便是圩场,自此坝溪圩改名为九堡圩。

到了圩日,圩场中热闹非凡,来自四面八方的群众络绎不绝,他们或肩挑手提土特产品前来销售,或选购生活必须品,或闲逛散心。上午九点左右,圩场的各条街道上就已经挤满了赶圩的民众,各个店铺、行档,各种各样的商品应有尽有:日杂百货、禽兽水产、肉品蔬菜等,琳琅满目,令人目不暇接。从早晨到下午二点左右,人头攒动,磨肩接踵,货主的吆喝声,顾客的讨价还价声,人们的招呼声与闲谈嬉笑声,加上近年来兴起的各个店铺门口播放的招揽生意的音响,相互交融,此伏彼起,显得相当嘈杂。当然,各种货物的交易量也相当大。直到傍晚时分,喧嚣了一天的圩场才慢慢恢复平静。

一九九四年,九堡撤乡设镇,镇党委对九堡圩古街坊店铺重新规划,建筑起规模空前的商住楼,拓宽和增添了几条街道,店面和市场的面积增了近十倍。不久,又在坝溪牛岗河坝建设起两万五千平方米的商业城,一二楼为服装布匹大卖部,三楼以上为住房。与之平行的东边建起了同等长度的圩寮子,号称“美食一条街”。这条街两边一字摆开,尽是经营特色小吃的点心锅子、酒桩、豆腐桩子。小老板们在各自租下的桩位内,各显神通,推销各色美食:有卖客家糯米水酒的,卖煎豆腐、焙豆干的;有卖油炸糯米条、油叉糕、烧鱼子、薯包、芋包的;还有蒸红薯叶子米果、艾子米果、鳅鱼菜米果、饭包肉圆卖的;又有煮石灰米冻、米果子、汤圆子、牛杂牛肉汤卖的。真是五花八门,色香味诱人。不仅前来赶圩的人大都要一饱口福,许多城里人还会特地乘车进来美食街解馋呢。

我的老家距圩场约两里路,早年间种田时,也时有农副产品出售,如菜秧、红薯苗、红薯、红薯粉、花生、仔猪、猪肉、鸡犬、蔬菜等。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一个春天里,我割了一担丰菜心与菜脑,一早挑到菜市场去卖,平均只卖五分钱一斤,零零总总才收三元左右钱,拿来与现在瑞金城内的价格相比,仅能买回一斤菜脑。对比之下,真是感慨万千。

赶圩,是乡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不管是年轻小伙、靓丽姑娘,还是银发老人,圩日,都是乡下人最美好的期盼。一些水果、蔬菜小贩,在圩上几十年如一日不间断做生意,有的年老做不动了,还会交接给下一代做。在公社化大集体生产年代,离圩近的农民,会利用上午收工后的个把小时休息时间,心急火燎地往圩上赶,或购心仪之物,或买油盐酱醋,或喝上两碗水沽酒。离圩远的,向小队长请个假,也要去圩上转几圈。农民们常说:“十天才三圩,赶半天圩,不过少赚几个工分,冇要其。”

如今的九堡圩,商铺遍地开花,街道宽敞洁净,市场分行别类,百货排列有序,近来还开设了许多小型超市,商家有经营之所在,顾客有购物之便利,互惠互利,其乐融融。昔日的坝溪圩,已经成为瑞金西部的一颗璀璨明珠。

中国瑞金网新闻热线:0797-2557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