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百合的春天

分享到:
2017年07月06日 11:02:20

□刘修庆(合龙初中)

又到端午时节,看到左邻右舍忙碌着包粽子,挂艾草,采草药,我的心头就会涌现山中的野百合。

儿时的端午节,母亲总会早早起来,取来晾在屋檐下的草药,放在锅里煮。灶台上水声咕噜作响,整个早晨都弥漫着浓郁的草木清香。

满满一锅的端午茶,色泽碧绿,舀一碗,那茶水里还飘荡着各种各样的草药叶梗,喝起来似乎有些苦涩,等到回过味,却带着山野草木的独特滋味。

母亲说,端午茶能祛百病,于是我们就捏着鼻子喝下一大碗。这些草药大都是父亲上山采集的,在端午节前几天里,父亲总会暂时搁下忙碌的农事,带着我们上山挖草药。

父亲拿着柴刀,扛着锄头在前面开路,时不时弯下腰寻寻觅觅,还指点我们分辨各种草药。什么活血藤、风铃叶、黄鸡草、夏枯草等。我则在后面提着篮子,却有些心不在焉。那些刚刚红透的山楂子,鲜艳的山茶花,娇艳的绿草莓,还有青涩的杨梅,总是吸引着我们的目光。

偶尔还能碰到外出觅食的野兔,在我们的欢叫声中蹿进草丛,让这寂静的山林立时生动起来。

有时候,我也会去采些自己认得的草药,比如那些长得一蓬一蓬的金银花,它们总是顽皮地在我眼前摇晃,不需要我花多大力气,就能扯下一大捆。山路蜿蜒,一路采草药,一路翻过那状如马鞍的山坡,篮子渐渐满起来了。

那次,父亲没去挖葛藤,说带我们去寻找山谷里最美的花。对于父亲,我们总是无理由的仰慕和信任。我们顺着石头的缝隙一路寻找着,在一块山崖边上,一丛花正孤傲地迎风玉立,一茎通直。清雅脱俗,花瓣如玉洁白。走近,一瞧,上面还承着几滴露珠,如仙子般,让我惊讶于山谷里所孕育的美丽。

父亲说,这是野百合,难得一见。

后来,当我听到罗大佑的《野百合也有春天》的时候,眼前总是浮现着那朵带着露水的百合花,空灵且孤独,让我油然而生敬意。

是啊!野百合生长在贫瘠的山野,熠熠生辉,花瓣能吃,蒜头似的根也能吃。它对人无所求,奉献给人的却是珍贵的药材。父亲、母亲和那些山野之人,凭着自己的勤劳和智慧,靠山吃山,风里来,雨里去,长年在茫茫大山里生活,就像生长在山崖上的野百合,坚强,秀美。

中国瑞金网新闻热线:0797-2557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