锄禾趣事

分享到:
2017年08月31日 11:44:10

□钟燕林(井冈山小学)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陶渊明的笔,生动描述了一幅农家生活的图景,每每读到“带月荷锄归”时,我的眼前总会晃动着年少时跟着父母一起锄禾的情景。

我生在农村,长在农村,耳濡目染之下,农活儿我基本都会做,由于家里劳动力少,小小的我很早就开始下地干活。

第一次跟着父母下地锄草时我才八岁,拿一把齐人高的大锄头,扬都扬不起来。辣椒园里长满了野草,看他们锄得起劲,我也学着他们的样子,一锄一锄落下去,可是我锄的地,全都被我踩平了,而且,有好几株辣椒被我踩死了,父母看到了,又心疼又好笑,我却不明所以,还为自己的成果洋洋得意。后来,这事常被父母当做典型材料提起,说我从小是个爱劳动的好孩子,我也因此不好偷懒,每年放暑假,都奔到田地里,披星戴月,挥汗如雨。

记得那年的夏天,母亲种了几亩地的花生,花生地里长满杂草,我和母亲背着锄头锄草,我们并排锄着,边锄边聊天。我告诉母亲:我在学校里因为表现突出,频频被老师表扬,母亲听后,好不欢欣,给我说起我读幼儿园时的趣事,两个人聊得兴致盎然,劳动也显得那么快乐。

锄到一半的时候,也许是由于兴奋,我的锄头扬得很高,触到了田边的灌木丛,突然,一群马蜂四散开来。“快跑,马蜂!”母亲大声地喊叫着,我们两个扔下锄头拼命地向远处跑去,跑了两百多米,我猜想着马蜂肯定不会跟来了,便蹲在地上不准备跑了,母亲看我停下来,也不跑了,正当我们暗暗得意的时候,两只大马蜂,冷不防叮了我们一口。

被马蜂盯过的额头瞬间疼痛起来,再也干不了活儿了。见我们回家,爷爷很好奇,我们只好一五一十将这事告诉爷爷。于是好奇的老人家便跑去看个究竟,十分钟后,爷爷带着肿得老高的上嘴唇回来了,原来是一只马蜂和爷爷来了个亲吻。

好在几天之后,我们额头上被马蜂扎过的地方慢慢就恢复了。

这之后,我们被马蜂追赶的经历,一直是我和母亲津津乐道的事情。仿佛被马蜂叮咬,也变成了一件快乐的事。

生活总是那么神奇,那些带着伤痛的小事,经过时间的历练,反而变成快乐的回忆,刻在岁月的长河里,历久弥新。

中国瑞金网新闻热线:0797-2557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