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父爱

分享到:
2017年10月19日 11:43:29

□钟燕林(党史办)

在我的印象中,父亲是个很严肃的人,而且是个完美主义者。他对我的要求特别严。只要稍有失误就可能遭来他的批评,而幼时的我很粗心,因此免不了受他的训斥。小时候,我把换洗的衣服、鞋子乱扔,父亲看见了,发火了,大声地说:“你都10岁了,连东西都不会整理,你还能干什么?”这话令我羞愧不已。有时他看到我的字写得歪歪斜斜的,脸色马上就变了,一把夺过我的本子把它撕掉,厉声叫我重写。他也很少表扬我,记得我在小学五年级时的期中考试中得了第一名,父亲参加完家长会后,我兴冲冲地问他:“欧阳老师表扬我了吗?”没想到,爸爸的脸色很是难看,严肃地说:“老师说你很粗心,经常牛头不对马嘴!”我失落极了,但仔细想想,觉得老师是对的,以后就更认真了。在父亲的严格要求下,我的成绩一直还算不错。

后来,我去外地学习、工作,每次从外地打电话回家,都是爸爸先接电话,简单说两三句后,他就说:“叫你妈跟你讲。”如果妈妈不在旁边,他就说:“出门在外要细心点,不要丢三落四的。”说完就撂下了电话。有一次,我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受到了委屈,打电话回家向妈妈诉苦,讲了几分钟后,父亲在旁边听不下去了,他一把夺过电话,严肃地说道:“你已经是成年人了,怎么这点担当都没有!整天埋怨别人,推卸责任有用吗?”我虽一时语塞,但觉得父亲说的很有道理,就重新振作精神,投入到工作中去。因为父亲对我比较严厉,懵懂无知的我并不喜欢父亲,反而觉得他对我过于苛求,甚至不近人情。于是我常常羡慕别人有个疼爱他的父亲。直到后来,我才改变了这个看法。

前年暑假的一个傍晚,父亲去朋友家喝茶了,我和妈妈正在洗碗,突然接到堂哥的来电,电话那头人声嘈杂,听了半晌,才听到堂哥的一句话:“你们快出来,叔叔被撞了……”我顿时懵了,妈妈一听,吓得放声大哭,我赶紧推出摩托车,带上妈妈来到事故现场。马路边已经围了很多人,我和妈妈飞奔过去,只见父亲被人扶着,坐在一个凳子上,裤子已经擦破了,手掌上全是血,父亲看见我们,苦笑了一笑:“我的腿受伤了,走不了路了。”我顿时慌了神,虽到而立之年,这种场面还是第一次遇见,怎么办呢?幸好旁人早报了警,也叫了救护车,不一会儿,警察和医生都赶来了,警察把肇事司机带走了,我们把父亲抬上了救护车,朝人民医院奔去。

经过检查,父亲的股骨已经骨折了,必须要做手术固定,而且还可能面临股骨头坏死的危险。这个诊断,犹如晴天霹雳般打击着我们,父亲安静地躺在推车里,不住地叹气:“以后我不会挣钱了,成了废人了!再也帮不了你们了!”我和妹妹在旁边安慰他:“爸爸,我们都长大了,我们会赡养你的……”可父亲还是摇摇头,眼里溢满了眼泪。

接下来的日子,父亲忍受了非人的痛苦,但他没有喊过一声疼,诉过一句苦。工友来看望他,他仍谈笑风生,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此刻的我,也被父亲身上的那坚毅的品格激励着。

父亲做手术的日子很快来临,我的心中很是不安,替父亲的伤情担忧,父亲好像发现了我的紧张,他用冰冷的手紧紧地握着我的手,挤出一点笑容,低声地说:“没事的,你们在外面等我。”手术室的大门关上了,我又变得局促不安,一遍遍地在走廊上走着。此刻,我眼前突然回想起父亲在泽覃乡的大山里挖笋的情景:父亲挑着一百多斤的竹笋,在崎岖的大山上攀登着,山岭很陡,担子很重,父亲每走一步都很吃力,但又是那么稳健,汗水打湿了他的衣衫,他全然不顾,只想着多挑些竹笋筹备孩子的学费呀!父亲不高大,也不强壮,可他却撑起了整个家……泪眼朦胧中,我还想起了烈日下,父亲在电杆树上接电线;寒风中,他在乡道奔忙的身影。就在那一刻,我对父亲所有的怨恨、误解烟消云散,唯余满怀的敬意和亲切。也就是在此刻,我找回了那深沉而细腻的父爱。

如今,父亲已经痊愈,虽然腿脚没有那么麻利,但他还是像从前那样忙碌着。看着父亲那奔忙的身影,我知道,作为一位电工,他是尽责的,作为一位父亲,他更是称职的。于是,我在心中一遍遍地默念:一定要好好孝敬父亲,让他安享晚年!

中国瑞金网新闻热线:0797-2557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