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队演习为政绩怕战败:给导演部递条子打招呼

分享到:
2015年06月26日 10:12:29 来源:解放军报

烽烟过处,草原狂飙。

6月的朱日和,刮起了新一轮演兵风暴——“跨越-2015·朱日和”实兵对抗系列演习打响揭幕战,7大军区10支劲旅将轮流对抗我军第一支专业化“蓝军”。

一年前,由这里发出的“‘红军’6败1胜”的战报,在全军官兵心中掀起的冲击波,至今未消。

在这片蒙古语意为“心脏”的古战场,每一个到这里来的指挥员心头都有一个问号:有没有一颗“强大的心脏”面对可能的失败?

这一问,原本并不沉重。曾几何时,在人们印象里,实兵对抗就是红胜蓝败,有时仗没开打,输赢早已定下,演习变成了“演戏”。

这一问,如今足够沉重。当越来越多的演习“不设底案、不编脚本、不搞预演,双方自主侦察、自主决策、自主协同、自主保障”,当“红必胜蓝必败”的思维定势被打破,一些指挥员不得不面对的是失败之痛。

失败之痛,是很多部队不能承受之重。演习部队还未出征,上级领导便撂下一句话:“只许赢,不许败!”演习归来,领导问的第一句往往不是“收获了什么”,而是“打赢了没有”。“不愿败”“不敢败”“败不起”!一位指挥员坦言:“一旦打输了,没脸向上级交代,没脸向官兵交代,更没脸向部队几十年的光辉历史交代,甚至个人进步都可能受到影响……”

为了面子输不起,为了政绩败不得。于是,演兵场上便出现了种种怪现象。

有的为了“比分”而战,想方设法钻演习规则和实兵交战系统的空子。重装备损伤不是扣分多吗?那就不用或少用重装备,结果对抗刚开始,兵力就损伤近半!

有的为了“胜利”把功夫下在演兵场之外:给导演部递条子、打招呼、套近乎,话里话外探虚实。

这些远离实战的所谓“制敌招法”,已经在今天的演兵场上遭到穷追猛打。求胜必求实、胜战先胜己的训练观正在落地生根。

刀口向内,祛除“不愿败”“不敢败”“败不起”的心魔,端正胜负观,不开虚花,只结实果,正在训练场上立起鲜明导向。

电影《南征北战》中有一句脍炙人口的台词:不要怕家里的坛坛罐罐被打烂。今天,我们这一代军人面临的一个新问题是:必须打烂自己心里的那些坛坛罐罐!

“有芒的麦子快收,有芒的稻子可种。”正像“芒种”节气一样,如火如荼的演兵季也遵循着这样的铁律:明天战场上胜利的“锋芒”,恰恰孕育自今天训练场上失败的“芒刺”。

失败之痛,恰如芒刺在身,是我们对抗训练中必须承受之重。

它重就重在发现短板和软肋的“收获”——

训练与实战的差距有多远,战场上就要用多少血肉之躯来补偿。某种意义上,对一支部队来讲,对抗演习并不是为了在胜利中证明“我很行”,恰恰要在失败中反思“我哪里不行”。《孙子兵法·九地》里讲到:“投之亡地然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 美军在对抗演习中最为看重参训部队暴露出的问题,训练中“假想敌”战胜“美军”的概率达90%以上。由于具有“一次战争都输不起”的强烈忧患意识,以色列军队确立了一切以实战为出发点的“求败”训练法,将对抗条件设置得令己方难以应对,将自己陷于“死地”。

它重就重在增强打仗本领的“播种”——

习主席严肃指出当前部分指挥员能力素质上的差距,近年来连续提出“两个能力不够”“三个能不能”和“五个不会”等问题,字字千钧,振聋发聩。审视三军演兵场上的红蓝对抗战报,一些“红军”与其说是输给了“蓝军”,不如说是输在了与实战要求的差距上!对抗训练,是指挥员产生制胜谋略的碰撞器,是提高部队战斗力的强大牵引,也是检验实战能力的试验场。优秀指挥员是在一场场真打实抗中练出来的,直面失败,检讨反思,查找问题,才能“打一仗、进一步”。

喝彩,不要在战争来临之前。一支军队的训练观念,决定训练与战场的距离;一支军队的胸襟,其实是最博大、最宽广的演兵场!

“不愿败”“不敢败”“败不起”的心魔必须要挣脱,“只胜不败”的幻想必须被打碎!


  驱散心魔,打碎幻想,才能治愈实战化训练的“失败过敏症”。正如参加“跨越-2015·朱日和”实兵对抗演习的一位指挥员所言:“我们不是去比武、竞赛、拿名次,而是去发现自己的问题,问题发现得越多就说明我们去得越值!”

这是远比演兵场更激烈也更让人激动的头脑深处的观念风暴。目光越过漠北草原,投向更广阔的三军演兵场,一支支部队在走向崇山峻岭、走向大漠戈壁、走向碧海长空中锤炼自己,审视自己,超越自己。

战车出征,战鹰列阵,战舰斩浪,长剑射天……纵观全军一场场高难度高强度的真抗实练,能承受多少失败的“芒刺”,就会收获多少胜利

中国瑞金网新闻热线:0797-2557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