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救灾联演3.0时代:裹尸袋装“活死人”

分享到:
2015年06月09日 09:34:18 来源:科技日报

近日,东盟地区论坛第四次救灾演习在马来西亚北部吉达州和玻璃市州举行,规模空前、亮点不断。这次演习在取得丰硕成果的同时,也翻开了亚太救灾联演的全新一页。请看科技日报特约专稿——

2015年5月24—28日,由马来西亚和中国共同主办的东盟地区论坛第四次救灾演习在马来西亚北部地区举行。演习参照联合国和东盟相关救灾标准操作程序开展,包括桌面推演、实兵演习和行动评估三大部分,来自东盟地区论坛21个成员和8个国际与地区组织的4000多人参演。有业内专家评论称,此次演习的成功举办,标志着亚太地区的救灾演习进入更加务实的3.0时代。

救灾联演3.0版前世今生

从本世纪初尤其是2004年印度洋海啸以来,多国救灾合作和联演逐渐引起亚太各国的重视。在各方共同努力下,短短十余年时间,亚太地区的多边救灾联演规模从小变大、程度由浅入深,逐渐完成了“理论研讨

&桌面推演——实兵演练——行动评估”的联演模式三级跳。

1.0时代 研讨桌推为联演打牢基础。在亚太地区,东盟国家的多边救灾合作起步稍早,尔后,亚太地区主要国家逐渐开始积极参与该领域合作。最初的合作并未直接开展实兵演练,而是以理论研讨为起点,随后过渡到桌面推演。事实上,近年来亚太地区以救灾为主题的合作交流活动数量众多,其中机制性会议或论坛就达数十项,仅由中国举办的就包括“东盟与中日韩(10+3)武装部队非传统安全论坛”“东盟地区论坛武装部队国际救灾法律规程建设研讨会”等十余项。随着合作的深入,很多会议或论坛中开始嵌入桌面推演环节并形成机制。通过推演,各国间增进了了解、深化了互信、凝聚了共识,为此后实兵演练的顺利展开,打下了坚实基础。

2.0时代 实兵演练使联演走向务实。有了理论研讨和桌面推演的基础,亚太各国开始尝试举行救灾实兵演练。一些传统的作战类多边演习中开始嵌入人道主义救援或灾害救助课目,而以救灾为主题的大型多边联演也在各国共同努力下登场。其中2013年6月在文莱举行的“东盟防长扩大会(10+8)人道主义援助救灾与军事医学专家组联合演习”规模空前,参演人员2000多人,中、文、马、泰、新加坡等国陆上参演人数均超50人,美、日、印度、新加坡等国派出舰机参演。此外,始于2009年的东盟地区论坛系列演习每届都设有实兵场景,且规模呈扩大趋势。相比理论研讨和桌面推演,实兵演练与真实救灾合作更为接近,各国通过演练也能互学更多务实救灾技巧。

3.0时代 行动评估引联演继续深入。演习业内人士都深知,准确的评估,能确保演习成果有效固化,避免出现“将错就错”“以讹传讹”等情况。但是,由于救灾演习涉及领域广、协调部门多、装备物资杂,导致此前行动评估一直未能有效展开。而东盟地区论坛第四次救灾演习则在这方面取得了突破:演习中的专业评估人员近100人,他们仔细观摩演习各场景,实名填写标准详尽的评估表(以洪水撤离课目为例,11名评估人员分为4组从不同角度对演练课目进行全方位观摩,评估标准包含2大项、33小项之多,甚至连备用方案等问题都在其考察之列),演习结束后,行动评估秘书处将汇总结果形成总体评估报告,该报告将为未来演习的场景设定和救援展开提供宝贵参考。对此,联演中方行动评估技术总负责人方伟华教授评论称:“科学合理的行动评估标准以及切实的评估落实,对未来亚太地区救灾联演继续深化具有划时代意义!”

3.0时代,演习可以如此“逼真”

根据演习想定设置,超强台风“英迪拉”于5月19日登陆并袭击马来西亚多地,提马塔索(音译)受灾严重,此次演习的大部分陆上课目就设于此。5月20日,大部分国家的参演部队和评估人员抵达提城,巧合的是,当晚提城突降暴雨,次日参演力量进场搭设营地时,颇有台风暴雨初退之观感。这似乎为此次演习定下了“逼真”的主基调。的确,置身整个演习,各块救灾场地中呈现出令人印象深刻的“逼真”场景,从下面几个例子即可管中窥豹。

“第一个幸存者得救了”

提马塔索度假村外,台风和山体滑坡导致建筑物倒塌,中、马、泰等7国力量在此展开联合搜救。行动开始后50分钟,中国国际救援队率先发现幸存者,随即定下行动方案,开始紧张搜救,斜向支撑、水平支撑、强行破拆……经过近4个小时奋战,终于救出幸存者,随后对其进行了现场医疗救护和转送。并肩作战了几个小时的各国参演人员早已进入角色,当“第一个幸存者得救了”消息传开时,在场各国救援人员都像真实救灾中抢救出生命一样兴奋。就这样,在35℃高温之下,联合搜救行动换人不停岗,整整进行了30个小时。

“请不要忘记吃午餐”

整个演习无脚本实施,现场场景极为贴近真实灾后场景,整个场地不设地图、很少出现指示牌。但是在各国的密切配合下,整个场面比较有序,而素不相识的参演人员间也常有心有灵犀的默契之举。有中方评估员提到,中午时段碰到一名马来西亚参演人员,打过招呼后他专门上来嘱咐:“午餐设在医疗营地旁,没有人会引导你,但不要忘记过去吃呀。”她这才恍然大悟,难怪有些场地没有午餐的提示牌,真实灾后恐怕有很多地方无法立即设立指示牌,这才是最逼真的灾后环境。

裹尸袋中的“活死人”

化学品泄漏演练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除了中、马、文、印度四国联合实施专业洗消之外,还有令人惊叹的“活死人”。一位演习观摩员详细考察了联合洗消全过程,对洗消的专业程度连连称赞,但最让他出乎意料的是,一位化学品泄漏的“遇难者”洗消完毕,被装入烈日下的裹尸袋,并开始封闭袋口……当时正值全天中最热的时段,室外温度超过40℃,“遇难者”扮演者付出的艰苦努力可想而知。事实上,有了他们所营造的仿真受灾环境,才最终确保整个演习达到最佳效果。

3.0时代中国队:将“联合”进行到底

近年来,中国秉持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安全观,不断推动国际和地区联合救灾等非战争军事行动及演练向深入发展。在演习的整个过程中,中国也将“联合”贯穿始终。

一是中外联合。各国力量的有效联合,是合作救灾行动高效实施的基础。此次演习的参加国和国际组织达到29个,中马主导的联合筹划、联合参演和联合评估成为演习的一大特色。首先,从去年上半年开始,中国与马来西亚共同启动演习筹划,组织多次演习全体准备会,敲定了演习的课目、场地、程序、方法等重要问题。其次,中国参与了此次全部7个课目的演练,很多课目都与其他国家联合实施。例如,在山体滑坡和建筑物倒塌现场,中、马、泰等7国力量联合作业;而在海上课目中,中国3艘舰船与其他国家11艘舰船共同搜救。此外,在行动评估组中,中国和马来西亚各派出近30名评估员,与其他国家的40名同行一起,对演习实施了联合评估。这种各国间联合的程度是此前演习中不多见的。

二是军民联合。未来的国际救灾等行动和联演中,合作和参演力量不再主要集中于军队层面,而是向国家其他部门扩展,因此,军民联合水平直接影响行动或联演效果。此次演习中,中国外交部、国防部、民政部等9个部委的600多人参加了此次演习。从演习之前的顶层设计、人员培训,到演习中的组织协调、行动评估,再到演习结束后的总结报告,都是由军地部门共同协调完成的。此外,还有一些课目的实兵演练,是由军地共同组队参加的。虽然单位部门较多、参演课目复杂,但在演习中却最终实现了无缝对接,呈现出“一支中国队伍、一个中国声音”。经过这次军民联合主办的境外实兵演习的成功历练,使得军地部门之间协调更加顺畅、军地联合行动效率明显提升、军地专业交流渠道更加多元。

三是三军联合。随着国际合作层次的不断拓展,多军种联合参加非战争军事行动或演习已经成为大势所趋,这对三军联合行动提出更高的要求。中国此次是三军出动、联合参演:不仅参与了全部陆上和海上课目,空军“伊尔-76”运输机还完成了中国国家救援队及其装备的运抵和撤离任务,整个过程安全顺畅。中方总指挥员坐镇位于马来西亚吉达州亚罗士打的演习应急行动中心,与各国指挥员一起统筹指挥整个救灾行动,中国海军指挥员前出至位于槟城海军基地的演习海上搜救中心实施靠前指挥,其他各课目中方分队指挥员分别在亚罗士打各实兵演习现场指挥所靠前指挥,这种联合演练对我军应急指挥体系协调运转而言,也是一次难得的锻炼机会。

(作者李 路 石道祥 吴 峰 单位: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军事医学科学院)

中国瑞金网新闻热线:0797-2557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