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田村:传承革命赤色情

分享到:
2018年12月06日 11:39:04

□本报记者邹婷

万田生态如画

戴烈星夫妇感慨珍惜当下的好日子

万田,因有能产稻谷万瑞金粮仓”之称,也是瑞金地。山山披绿、水水竞秀修竹,一条河似玉带沿山的水田如棋盘格子错落有生存的根本,世代万田人“要林边以石的稻田而得名,素有、于都、会昌三县市交界,万田境内山峦重叠,茂蜿蜒盘旋而下,河畔两致分布。田地是农民赖费尽血汗开荒拓土,直上世纪三十年代,红军的到来才让他们拥有属于己的田地。至自白区,百度词条将其定义为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对国民党统治区域的称呼。“一红一白时期,我们这里是白区,隔壁的会昌沙心是红区。听以前的老人讲,因为红军部队宣传的是没收豪绅地主土地,分给穷人耕种。这引起了万田区地主们的恐慌,他们组织起武装力量进行反抗,这里红白两区的武装对抗持续了整整两年。”在万田村村委会,村干部袁小东向记者简要介绍了万田的历史背景。

身为高压统治的白区,万田村为何有着187名之多的红军烈士?带着这样的疑问,记者在镇村干部的带领下前往烈属戴烈星的家中。冬日暖阳下,戴烈星在自家门前整理柴火,见到记者一行,他和家人热情地招呼着,待手中茶杯悉数递到客人手中后,落座与我们交谈了起来。“我是1932年农历11月初四出生的,父亲叫戴谟梁,1933年农历五月初三参加红军,他两兄弟都在红军部队,听同村人讲,他是在兴国县高兴打仗时被飞机掷弹炸死的。”正在襁褓中嗷嗷待哺的戴烈星对父亲的形象只有模糊的认识,但从记事起,他便知道父亲是母亲不太愿提及的殇痛,“每次一说到他,我母亲就以泪洗脸,我奶奶更是因为膝下几个子女早早离世而哭到失明。”戴烈星说,“原来我们这个屋场有十几个男丁,年轻力壮的都跑去当红军,后来只剩下五六个年老的男丁留守在家。”戴烈星认为,村民们纷纷参加红军部队,是因为穷苦的劳动人民一直过着备受地主压迫的晦暗日子。

“富家有米生虫子,穷人饥饿哭断肠。”上世纪六十年代,万田籍长征老红军袁耐冬根据亲身经历以及采访收集到的素材,写了一本以反映万田当地群众在苏区时期生活和斗争的作品———《血心花》,该书中曾对地主压迫底层劳动群众的形式进行描述,其中有:租种花利田,没田的农民租地主的田种,种了一担谷要还四或五斗谷租;生谷,农民年年米不够吃,只好向地主借米谷来救饥荒,等到新谷出来,按一担还三箩的利息还谷;典利,只能向有钱人借,要付百分之五六十的利息,还要田地或房租作抵押。而且,财主家一般会豢养几个打手看家护院,要是有穷人冒犯,就要遭到吊“翻秤子”、压杆子、打“地雷公”、斩指头、剜眼睛等酷刑。“那时我家中没有一分田,全是租地主的田种。谷子一到收割时候,除了还租就卖了买油盐,所以我们一直靠吃芋头、红薯才勉强活下来。”受压迫的日子刻在戴烈星的记忆里无法抹去。

压迫越深重,反抗越强烈。红军的到来,像划破夜空的一道闪电,使万田人民在黑暗中看到了革命的希望,在逆境中看到了奋起的力量。袁耐冬在《血心花》一书的前言中曾有记载革命思潮的涌动,“1926年农历9月20日,正是万田集市。那天,我亲眼目睹从福建过来的三个穿着朴素的中年人在台上对赶集的人说:‘要打倒军阀,消灭封建,平分地权,抗租抗债,剪发放脚,男女平权。’穷人虽听得似懂非懂,却都很高兴。财主、绅士们却抱着留着长辫子的脑袋骂骂咧咧,生怕辫子会被剪掉。”

1929年夏初,“共产党军来了”共产党军队的传言在当地传得沸沸扬扬,慌了手脚的地主豪绅组织武装力量,挑起红白两区的农民整整两年相互械斗。1931年初冬,苏维埃政府提出了消灭白点区的任务后,红军部队来到万田区域,农民才得到了解放,真正分到了田地。翻身做主人的万田人民参加革命热情空前高涨,“动员起来,积极参加红军作战,粉碎敌人四次围攻”“踊跃参加红军,消灭敌人的进攻,保卫苏区,保卫田地,保卫家乡!”“组织担架队,帮助红军连送伤病员”等革命标语到处可见,青年人争当革命先锋队,青少年参加少年先锋队,老人在家教育后辈积极参加革命工作,教导家人多打粮食,多做布鞋支援红军。在1933年红五月扩红运动中,瑞金人民踊跃参加红军,砂心区(万田)仅三天时间就动员四百余名青年参加红军,《红色中华》曾对此有过报道。

漫长的革命道路风雨如晦却也坚定如磐,为着光明的未来,穷苦群众不惧战场与死亡,“我岳父也一起在兴国高兴打仗,他亲眼看到我父亲怎么牺牲的,当时在一片红薯地上,一颗炸弹掉下来,再找到我父亲时,他已经肢体横飞了。”戴烈星说,稍有欣慰的是叔叔从战场上生还,“老人们记得很清楚,叔叔回来时是莳田过后,那时已经接近夏天,但他身上穿着一件破烂不堪的棉袄,一起带回来的还有二等伤残证。”1934年10月红军北上长征后,万田又回到地主还乡团手中,农民们又过起暗无天日的日子,曾经参军拥军的人们遭到残酷镇压,“像我岳父,把参军的证件都藏起来了,而且躲进山窝里,家人半夜送饭给他吃。”

苦难中的信仰更加坚定对未来的向往。万田的村民们,同其他苏区人民一样,他们仍然顽强地斗争着,艰难地生活着。他们相信,总有一天,共产党领导的红军队伍会再次回来。“1952年,我终于上了小学学知识,分到田后才慢慢过上了吃饱饭的日子。我老伴经常跟我开玩笑,我们要是迟些时候出世就更有好日子过。”戴烈星笑着对记者说道。

如今硝烟远去,岁月峥嵘,万田人民继续传承红色基因,积蓄精神能量,用信仰之力开创振兴之路。

中国瑞金网新闻热线:0797-2557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