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难不能把我打倒!”

分享到:
2019年07月22日 11:06:16

□钟小春口述 记者邹婷整理

7月14日凌晨四点多的暴雨声把我吵醒。那时的我在想:“雨怎么这么大,明天会不会涨水?”接着凌厉的雷电声似乎要把天地都炸裂,暴雨持续不断。

五点多天刚蒙蒙亮,我推开窗户,朦朦胧胧的看到水已经把门口的莲田全部淹没,此时的我猛然清醒地意识到:这次水真的涨得特别大。一公里远的早子排小组地处低洼,而且靠近河边,那里的群众会不会有危险?万田乡青坝村党支部书记张石长的电话随之而来,叫我要通知我所负责的四个小组的小组长,安排有危险的群众及时转移,确保村民生命财产安全不受损失。

挂上电话,我作为村干部怎么也坐不住,赶紧走出家门去早子排小组,这时水已没过地面,无法骑车,只能步行,尽管打着伞,暴雨还是不断地打在身上。路上电话不断,村民们接二连三地打来求助,说他们的房子进水了,有危险。暴雨越下越大,完全没有停的迹象,路面的洪水越涨越高,走到半途,水已经高过大腿,无法继续前往。我只得折返,并且通过电话安抚村民,叫他们不要贪恋物资,赶紧去二楼或三楼,同时把情况上报乡党委政府,请求更多的救援力量。

八点左右,张书记和我在村委汇合,整个上午我们都在与早子排和老彭屋小组的村民联系,安抚他们不要恐慌,一定要注意安全。其中让我最担心的是早子排小组长钟运祥,他被洪水困住,只好爬到一棵树上去避险。我怕他体力不支从树上倒下来,也怕大树被冲毁,所以每隔一会我就打电话给他,鼓励他千万不能撒手。同时转移暂时未被淹毁的上营小组,叫他们赶紧撤离,有些老人哭着不肯离开,因为家里还有几千块钱,存折、身份证也还在那里,我俩对他们进行强行转移。其实,在灾难面前,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水已经高过半层楼”“洪水涨到一层了”“洪水快到两层楼”……我们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却也不敢想下去,“要是继续涨下去,早子排20多户人家该怎么办?”庆幸的是,上午十点多,洪水终于开始退去。

我第一时间进入早子排小组,挨家挨户询问情况,了解到没有房屋倒塌和人员伤亡,也见到在树上淋雨几个小时的钟运祥。2008年,我曾参加过汶川地震的救援工作,那时的我以为对自然灾难的破坏能力已经有了一定的认识。可当看到灾后的青坝村到处是散砖碎瓦、淤泥朽木,这是我自小生长于此的家园啊,如今怎么是这样的场景?看着满地的锅碗瓢盆,散落在淤泥中的棉被和衣服,漂浮出来的衣柜和床架,心情很沉重。

灾情不允许我们消沉。安置好受灾村民后,我们又逐一上门排查存在安全隐患的房屋家庭情况,以防发生塌方,危及村民的生命安全。苦口婆心地劝离,耐心细致的解释,一户户村民在我们的动员下,搬离了危险的房屋。直到转移了何年发一家四口,离开山高路陡的半岽小组,已经是晚上12点。

不管损失如何惨重,人的意志还是要坚强。7月15日,我们开始重拾残局。救济物资陆续到来,我们忙碌地开展物资发放、卫生清理等工作,等做完所有事情,已经是半夜。

村里90多岁的老人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凶猛的洪灾。看着一栋栋被水淹过的房屋,四处可见的塌方,被冲毁的道路。“我的果园怎么样呢?”“它的损失真的会击垮我吗?”在救灾的这两天,我的脑子不断地浮现这几个问题,可是手头挤满的事情容不得我多想。

两千多棵脐橙苗毁去近半,损失二十来万,但是我想灾难不能把我打倒。人生路上的艰难,当你以为已到极限的时候,再扛一扛也就走过来了,人要相信,有希望才能有明天。

中国瑞金网新闻热线:0797-2557296